育才要闻

回归阅读教学常识,选准阅读教学方向
——重庆市育才中学初中语文教研组专题教研活动报道

(育才网 王婷、徐启娟)在新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求新、求异成为一种态势,“新”成为语文教学研究的惯用词汇。但是,不少语文人也在反思:当下的初中语文教学到底最缺什么?最需要什么?近日,重庆市育才中学初中语文教研组聚焦教学常态,反思教学缺陷,通过专题教研寻找阅读教学常识,呼吁语文教学回归本真。

 

11月29日上午8:40,学校初中语文老师齐聚校本部,集中观课、议课,对“回归阅读教学常识”进行了深度的专题交流。参加本次专题教研的还有学校领导邓玉洪助理,教务处张敏、张述川主任,以及外来学习观摩的国培计划(2017)——重庆市市级教师培训团队置换脱产研修“初中语文班”40多名专家九龙坡青年教师培训班的部分学员

 

“菁菁者莪,乐育材也。君子能长育人材,则天下喜乐之矣。”专题教研在邓玉洪助理的热情致辞中拉开了序幕。邓助理首先向外来学习的领导、老师介绍了育才中学,然后谈到学校精品课程的建设,最后对学校初中语文组寄予了厚望,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他的发言真诚直白,既让老师们感到初中语文教学的重任,又体会了学校领导对语文组建设的关爱与重视。

 

会议的第二个流程是观摩由李春丽老师执教重庆市语文优质课一等奖汇报课——《紫藤萝瀑布》课始于文本的雅词积累初探文字之美后,渐入对课文的认知,以清晰明快之势于“我见花之盛”、“忆藤萝之不开”、“思藤萝之重开”中拨开云雾,见得繁花整堂课,没有大动干戈的花样展示,渗入心灵,细腻妥帖指点,带领学生入情境,会其意,悟其情。师生济济一堂沉醉其间,仿佛也如宗璞一般,在那嚷嚷嬉戏、活泼热闹的藤萝簇拥下,不觉加快了脚步

 

教研组进行了深入地评课议课。这堂课点燃学生对诵读的激情、发言的欲望、生命的斗志“当繁华过尽,一切犹如过眼云烟惊觉本真的回归才是最美。初一备课组的刘利、肖雄、曹津等老师如是说;“这堂课启迪学生对文字的敏感、对作品的认知、对美的体悟、对生命的感悟还可以对选点品读这一环节作优化处理,不致于施展受限。初二备课组的陈贵琴等老师这样评点建议;本堂课高得上去,低得下来,真正做到看似常规又高于常规”“这堂课既展示了老师个人的非凡魅力,又展现了教研组集体的智慧。初三备课组的张述川、杨春橘、韩家驹、王增婷等老师这样评价。

 



议课的最后环节,由国培班带队老师,江北进修学院初中语文教研员谭华老师作了高屋建瓴的讲话,她从教学目标、语文体式、课堂常态、课堂结果等四个维度进行了评课,既有真诚的认可,又有中肯的建议。

 

议课之后,由语文教研组长喻晓红老师作了“阅读教学中的常识回归”的微型讲座,她阅读教学中的基础知识、阅读方法、课型分类、文本类型个维度,做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喻老师对教材的研究对教学的深探着实令人叹服、仰慕。最后,针对老师们语文教学常识的梳理,她还特别推初中语文组2017年阅读书目建议,分享了网络学习资源。

 

活动的最后一项流程,由教务处张敏主任作了总结讲话。张主任既从一个语文老师的角度谈到对语文教学常识的探究,也从学校领导的视野谈到语文组未来的建设,引人深思。

 

本次专题教研,回归本真聚集常识,让人如沐春风、如琼浆,沉醉欢悦不已。让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让一朵云失去另一朵云,让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恰如源头活水滚滚来,惟愿蕊商量细细开,芬芳满园

 

 

青年教师学习随笔

(一)我就想浅浅地学语文

2019级语文组:谢明东

语文的本真究竟是什么?这是我在这次语文组的教研活动中思考得最多的一个问题,目前貌似也还没有想出很好的答案来。

咱组内琴姐曾经说过:“语文的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仍是目前语文学科的最根本的定义。”也就是目前语文教学的工具性仍然是语文教学中重要的一面,进而言之就是语文目前要教会学生如何使用语言,如何掌握语言规律;接下来才是对学生一种人文的熏陶。那么语文的工具性又体现在何处?喻老师指出目前语文课程标准里基础知识仅限于“语音、文字、词汇、语法、修辞、文体、文学”,这些字词修辞的知识在目前的语言实际运用中又略显单薄。语文的工具性究竟如何体现,我目前仍然还存有疑问,现在也在看相关的书籍如叶开的《什么是语文》,韩素静的《上一堂朴素的语文课》,肖培东的《我就想浅浅地教语文》,也还是没有具体的结果的呈现,所以还是迷茫。

但是喻老师说的现在的阅读教学要有常识的回归,我真的是深受启发。在一年多的从教生涯里,听过的公开课和优质课大赛不多。在为数不多的比赛之中确实也有一种有些语文课堂真的缺乏一些基本的常识。最直接的是感觉散文课上成了说明课,说明课又上成了散文课。文体常识的不明确,让一堂课上得多少有些云里雾里。但是在观看别人公开课这样上的同时自己上课好像也有这样的问题和影子。该怎样去划分文本?该怎样确定文本的教法?王荣生教授把教学文本大致分为四个类型:定篇、用件、例文、样本。每个类型的特点和上法都有不同的侧重点,这能很好的解决目前的文本常识回归的问题,目前我也有意识的在往这个方向去靠近。

这堂课让我深受启发的还有张述川老师的一句话“语文教学要上得去也要下得来。”之前我上语文课的时候总想把我从课本里面读出来的那些“深刻的道理”传授给孩子们。给他们讲《诗经》里面的风俗人情,给他们讲《背影》里面父子的深刻矛盾,讲父亲的专制、无理,让朱自清几乎无法养家糊口。但是每当这个时候就有一种“曲高和寡”的感觉,上面讲得热闹,下面听得迷茫。后来才是恍然大悟——我的课堂没下来。有些阳春白雪,有些高山流水缺了人生的历练,缺了岁月的打磨是琢磨不透,咂摸不来的。语文课堂要沉下来,沉到学生的高度,沉到学生的视角,和他们站在一起才会想到学生需要什么,才知道学生迷惑什么。好的语文课应该沉下来。

最后借用喻老师两个字来总结语文的教学道路——修行。语文真的是越是修行,越是素净;越是修行,越是本真。修行的最后不是教书而是做人了!

目前,我想浅浅的学语文。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

——“回归语文”研讨活动有感

2019级语文组   钟梦芸

语文本是风雅的。

爱好语文的人,心中大抵都有着“平生云水心,春花秋月雨”的清净与柔软。这份爱好天然的纯真,很多时候在真实准确,却又不带丝毫情感的考试分数间淡漠了,遗忘了,落在了从教之初的出发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忘本真,才可清源。

回归语文的本质,说到底是了却浮华,正本清源。留下该教而忽略的东西,舍去为了好看而出现的东西,剃掉花架子,给孩子留下真知识,培养孩子真能力。

真知识,很多时候是上公开课的老师忘掉了,或者故意模糊了的地方。但在李春丽老师的课堂中,却以一种更为高的方式让我们认识到哪怕是基础知识,例如生字生词也要教,必须教,而且要教好。这些知识看似简单,却是自学所不能获得的,经过高级厨师料理过的特色佳肴

她把文章当中别有意趣的量词、动词、四字词整理为:一组专称花树的雅致量词、一组极具生命活力的动词、一组极富韵味的四字词。格式整齐,红色加粗,让学生在快节奏的公开课堂上迅速识记下来,也为她后面的教学做好了铺垫。这个包裹着细致外衣的质朴环节一出来,不少老师便惊叹,公开课原来也能教字词?这惊叹的原因在于公开课似乎成了表演课,如何表演的有笑有泪,如何让看客耳目一新成了所有上公开课老师的难点之一,甚至为此绞尽脑汁,模糊了这节课真正的重点。课上师生笑逐颜开,课后翻开笔记一无所得。华而不实大概就是如此。

一语天然万古新,繁华落尽见真淳。作为语言的传播者,语文的工具性是不可忽视的。字词是后面所有环节的铺垫,也是孩子们将来在写作时不可获取的真知识。能把这真知识教好,才是真功夫,语文真正价值的体现。

果然,到后面的文本解读、情感剖析、创作背景介绍,经典的散文教学范式如行云流水般依次展开,节奏干净利落,未分一二三四却层次井然。在对花儿的分析中又引入了关于朗诵的教学。震撼惊叹处,可停顿,读出一组否定句的意味;欢喜处,可重读,读出一组动词饱含的生命力;怜惜处,有抑扬,读出一组叠词的表现力。尤其是“开花”一段:花朵儿一串挨着一串,一朵接着一朵,彼此推着挤着,好不活泼热闹! “我在开花!”它们在笑 “,“我在开花!”它们嚷嚷。花开的声音此起彼伏,孩子们的笑脸灿然绽放。看者心头的喜悦也如花色欲燃。这份热闹是本真的喜悦,也是文本情感最直接的传达,正如李老师在课上所强调的,宗璞的名言——写散文,不然对不起流淌在胸间的万般感受。李老师用一堂温柔而炽热的《紫藤萝瀑布》让读者,听者,看者都感受到了这生命的喜悦,正契合了散文教学的本真——情感。

这是对人心情感体悟的回归,也是对语文本质追求的回归。

在后面的研讨活动中,喻晓红老师带领大家对阅读教学中的常识进行了“回归”。说是回归,却并不是倒退,而是契合时代需要,追寻现在中考语文教学这一板块对于基础知识的缺失,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喻老师对即将可能产生的考试变革做出预期,给老师们推荐了一系列书目及网络学习资源并启发老师们:不断学习和进步才可能挖掘与提炼更多的,更重要的常识

这是一场回顾昨天,正视今天,展望明天的旅行。有领路人,更有结伴而行的分享者,一路繁花,一路盛开。

文字的琴弦千年未断,至今仍余音绕梁,万代传颂不绝。依靠的不是琴弦材质的昂贵,琴身木质的厚重,而是有知音在侧,有同好相伴,有真正打动人心的真挚情感,琴声的宛转悠扬,语文的真正魅力才可直抵人心。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繁华落尽处,回归语文的本真。

 

紫藤盛放,语文意绵长

2020级语文组  李凌晗

本学期的初中语文教研活动终于在我的企盼中如期而至,无论是李春丽老师的倾情献课,抑或是前辈老师们的精彩点评,字字句句都深入我心,使我如沐春风,收获满满。

与《紫藤萝瀑布》的初遇,是在十多年前的初中语文课堂上。犹记得,我那时的语文老师站在生命的高度之上,细致深入地为我们讲述了宗璞与紫藤萝的故事,她朗读“我浸在这繁密的花朵的光辉中”这句话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在李春丽老师的课堂上又一次遇见《紫藤萝瀑布》,同一篇课文,不同的演绎。

李春丽老师在开篇的设计就初显光芒,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导入环节虽只是常规的字词积累,她却能够把原本简单乏味的内容冠以诗意的名称,“一组专称花树的雅致量词”、“一组极具生命活力的动词”、“一组极富韵味的四字词”,这样的处理方式是学生少见的,他们乐于接受,同时又让他们对后续的课堂充满了期待。一般来讲,一堂公开课的导入必定是华丽而炫目的,春丽老师却另辟蹊径,选择了最普通的字词积累,看似常规,却处处渗透着她的巧思;拾起课本中的基础知识,恰恰是对语文教学的一种回归。

使我惊叹的另一个亮点在于春丽老师对学生的循循善诱。探究作者在面对一树紫藤萝时所涌动的情感是本课的重点,春丽老师的教学艺术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她善于启迪学生去品读文章的字句,学生也在她的感染和带领之下真正地沉下来,一点一滴地深入到文本之中,他们读出了宗璞对紫藤萝开花的喜欢,读出了宗璞对“小小的张满了的帆”的怜惜,更读出了宗璞在初见紫藤萝盛放时的震撼和惊叹。值得一提的是,春丽老师在这堂课上把朗读落实得非常具体,她所提倡的朗读,没有流于形式,而是反复地读、用不同的方法读,让学生在读中去揣摩和品味作者的情感。其实我们的语文课有时候并不需要教师过多的讲述,在朗读中,学生自会慢慢品出一二,这也是我在近段时间的教学中最大的一个感触。

李春丽老师的这堂课,为我们还原了一个本色的语文课堂,她懂得立足于学情,更懂得关注学生的需要,她用她的亲切和柔情,润泽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李春丽老师是一位示范者,她为我们展示了语文课堂的本真;而我们的教研组长喻晓红老师则是我们的引路人,她为我们指明了今后教学工作的前行方向。喻老师高屋建瓴,她结合新课程标准,对我们的部编教材作了一个全面而细致的解读。喻老师的解读启迪了我对这样一些问题的关注:一是新教材当中的补白,里面包含了语言知识、修辞知识、文化知识等几大板块的内容,是一个实用的知识补给,我们在教学中应该有所涉及。二是捋清文类和文体常识,对文体的把握会直接影响到我们教学方向和目标的确立。三是对教读课文和自读课文的不同处理方式,教读课文应是教会学生一种阅读的方法,自读课文则是学生对所学阅读方法的运用。和大多数人一样,现如今的我正处于对语文教学的摸索阶段,喻老师在今天所发表的很多观点都直击内心,为我今后的教学工作拨开了一层迷雾。

今天的教研活动告一段落,当人群散去,那片“辉煌的淡紫色”还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在开花”的灵动读书声亦回响在我的耳畔,我想这大概就是语文最打动我的地方了。   

 

(四)开在心头的紫藤萝

2018级语文组  徐文娟

突然想要去寻找一株盛开的藤萝,在这个银杏叶以不可挽回的姿态坠落的晚秋时节……

沉醉。

沉醉在春丽姐美到极致的课堂中。灵动的语言,唯美的画风,俯仰间的书卷气息,多希望时间能够慢下来,让我继续流连。

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何为语文教学常识?百思不得其解。当课堂上活泼的孩子仿佛一个个鼓鼓的紫藤萝花苞似的在用语言和身体恣意地诠释着“我在开花”时,突然有点朦胧的答案了。教学常识的回归不就是通过文本来唤醒孩子的情感,带着孩子一起走入作者的内心深处吗?

沉下心来,细细思考,对于“教学常识回归”似乎更加明朗了几分。

其一,回归作品本身,贴近作者思想。作品是作者表情达意的载体,贴近作者,首先固然应贴近文本作品。一开始,学生似乎过多地依赖所预习的背景知识来打通文本的障碍,春丽姐及时地引导,让学生从背景中回归到文本上来,在品词赏句中去感悟理解潜藏于文本中的丝丝情感。

其二,回归语言文字,彰显语文魅力。语文教学与其他课程的根本区别是用语言文字来作为材料构建言语作品,学习语文就是培养理解语言、赏析语言的能力。春丽姐的课并没有去架空语言本身,注重从字、词、句等语言单位中去探寻作品的魅力,通过对语言敏锐的发现、感悟、理解,去走入文本中,大大彰显了语文的魅力。

其三,回归传统语文学习,凸显诵读的力量。诵读是语文学习的童子功,有感情地朗读,才能充分表达文字的情意,真切感受语言文字的熏陶感染。在以读贯穿的过程中,春丽姐并为机械地搬出朗读的种种技巧,而是让孩子们注重用体会到的感情最真实而朴素地朗读,着实让人叹服。

我想,这就是语文教学常识的回归了。当然,还有太多学到的东西需要去落地,生根,还有太多没有学到的东西要去寻找和挖掘了,我不觉加快了脚步。

 

《紫藤萝瀑布》教研课观后感

2019级语文组   张雪梅

我特别爱藤萝,对它的这份特殊情感,仅源于宗璞的这篇《紫藤萝瀑布》。记得那时读到第二段作者笔下那树“深深浅浅,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的紫”时,我莫名地被吸引,情不自禁地置身于瀑布里,想象着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朵,感受着它不一样的美。与它再次相见,是在大二的试讲课上,作为师范生第一次站上讲台试讲,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紫藤萝,经过六年成长的我,在经历了几位亲人去世后,从这树藤萝身上读到了美的根源,那就是奔流不息的生命。再后来,又是一个六年,研究生毕业后以真正的教师身份在课堂上与它相遇,读每一句,都似与故交闲聊,这一次,我收获了另一种美,那便是即使“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也要让“生命的长河无止境”的坚强与乐观。

今天,在李老师的引荐下,再一次与藤萝相会,这一次,我站在了一旁,静静地听它与李老师对话,也静静地听它与50多个孩子对话,换一种视角后,我发现这树藤萝变得更美了。这份美,便来自李老师所主导的,她与藤萝,孩子们与藤萝,以及她与孩子们的亲切对话。“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特殊的作者在特殊时期遇见了这树特殊的藤萝,于是便有了流淌在心间不得不一吐为快的万般感受,李老师开篇紧扣作者看见紫藤萝后的一系列动作,层层深入地挖掘出作者对藤萝的情不自禁、喜欢、怜悯、乃至沉醉等情感,进而顺藤摸瓜带着孩子们赏读了藤萝由外到内的美,尤其是那句“‘我在开花’它们在笑。‘我在开花,它们嚷嚷’”的逼真朗读,让我都情不自禁地绽开了笑脸,感觉走进了那彼此推着挤着的调皮鬼。李老师的朗读指导特别细致,紧扣每个句子的每个关键字词,在轻重缓急、抑扬顿挫中融入了作者的无限喜欢与怜悯,甚至是忘我的沉醉,在这样声情并茂的指导与朗读中,她沉醉了,学生也沉醉了,我想,这应该算是情感传递与情感共鸣的至高点。

印象最深的是对“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这一部分的解读。PPT上,漆黑的背景,一道微弱的光,光里投过一个孤独的背影,还有几串若隐若现的藤萝,画面好是令人慌乱而无助,这就是压在作者心中”关于生死的疑惑,关于疾病的痛楚”吧!还记得李老师在介绍十年文革动乱背景时微颤的语调,在讲到作者弟弟临死前忽然说想吃虾时悲痛的语气,那时的李老师,是真正走进了作者的内心,那份无助,那份悲痛,正是一直困扰作者的心事。那一刻,我的心都绷紧了,遭遇不幸的不只是花,还有人,不止在文革,在每一个时代有。那一刻绷紧心的不只是我,还有场下紧锁眉头,屏息凝神的每一个孩子,我相信他们也真正感受到了作者的不幸,感受到现实生活的一些无奈。幸好,过了这么多年,藤萝又开花了,而且开得更盛更密。读到这里,不知怎的,阴霾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当李老师带着孩子们去看那藤萝小小的花舱,去品尝花舱装满生命的酒酿,去乘着花舱远航时,我竟莫名的激动,在心里默默欢呼:藤萝好伟大!

李老师的这堂课,真的很美。这份美来自她轻柔的细语,来自她温婉的笑容,更来自她细腻真切的情感,这份情感不仅与藤萝,与作者心心相印,更与场下的学生遥相呼应,于是,在这场声情并茂的教学中,李老师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语文课情味,在我看来,这应当是语文课最美、最宝贵的东西。

 

静听花语,涵泳文心,唤醒生命

——听李春丽老师执教《紫藤萝瀑布》有感

2020级语文组  邓彩霞

天阴郁,风色寒,舞叶秋风落尽。初冬的清冷不减老师们观摩学习的热情,育才中学小阶梯教室早已座无虚席,翘首以盼的课堂如约而至。李春丽老师佳酿独韵,切己体察,将一树绚烂的紫色点燃,那如春风明媚般的生命绽放,如遥思秋雨冷落般的疑惑痛楚,在她妙手丹心的支配下与藤萝浑然交融。巧妙构思,玲珑心路,喷珠噀玉,滋味深长,整个课堂如浸润在一首清新舒缓又厚重绵长的古典音乐中。

《紫藤萝瀑布》这一出自学养深厚的名家之手,几于“大象无形”的散文名篇,很值得玩味琢磨,而面对初中学生,这篇文章只能“取一瓢饮”。如何构设创新的课堂,如何精妙地梳理文章,这是散文教学最难突破之处。教师文本解读的深广度直接决定了课堂格调的高低,李老师对文章进行了深入地提炼、概括、整合,最大限度地展示课文的精华。以“一组专称花树的雅致量词”“一组极具生命活力的动词”“一组极富韵味的四字词”为入口,摒弃“花哨炫目”的导入,首先让学生进行字词积累,回归到语文教学的常规与本真上来。在“选点品读”环节,指导学生抓住一系列的动词,去体会作者内心涌动投射的情感,带领学生剖情析采,探究“此情因何而起”,挖掘文字背后的深意。“人的感情变化有时流露在表情神态上,有时则表现在言谈或动作上”,在李老师的指引下,学生马上明晰了文中的“停住了脚步”、“加快了脚步”也是表现思想感情的。李老师用力之勤,功力之深,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令人折服!

这堂课最令我感触之深的地方,李老师容许学生的阅读活动作为一种“真实的阅读”来发生,而不是教学程序的一个点缀,学生用自己的方式去拜访作者的心灵,得到最原始的体味。给予学生充足的空间去反复吟咏,感知文字所承载的“喜欢”“震撼、惊叹”“怜惜”之情。“授之以渔”,总结出“重读”“停顿”“抑扬”的朗读方法,学生有充裕的时间酝酿阅读感受,后与老师交流感受、研讨问题,这堂课的成功是老师与学生共生共成的。课堂重要环节的问题大多通过学生自主思考,只在学生遇到瓶颈或互动无效时,李老师才适时介入点拨,真正实现了“生本”课堂。

学生对于课文的美情美言可直观感受,然而其特定背景下的精髓思想可能难以把握,李老师引导学生联系生活进行感受,进行相应的模仿创作分析,重新组合得到新的解读含义:由“它是万花中的一朵,也正是一朵朵花,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生发出“我是_中的一个,也正是一个个_的我,共同建设一个_的中国”这一句式。将紫藤萝那气势磅礴、奔流不息所给人带来的强烈的震撼力、气势以及奔放的热情、生命力,嫁接到学生的时空中来,在这个抽丝剥茧的过程中,学生不仅在语用上得到了训练,思维也得到了启发与提升。

这一堂课给我以启迪深思,反躬自身教学,学生的阅读感知能力不从课堂上上凭空建构的,而要去调动学生的学习经验,激活它使之浮出水面,参与到新的学习中去。真正的“自主学习”,是从学生心底出发的,无论他们最初的感悟多浅薄苍白,只要是真实的且不断地尝试,就会有层次,有深度。

“‘我在开花!’它们在笑。‘我在开花!’它们嚷嚷”眼前浮现的不仅是推攘着盛放着的紫藤萝,更是学生那充满希望的纯真笑颜。